?
快捷搜索、汉字拼音、漢字筆畫笔顺查询

練字楷书 小楷技法

第一節執筆與運腕的特點

要寫好小楷,執筆與運腕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。鄭子經說:“夫執筆者,法書之機鍵也”。盡管總的執法上與寫行書及大楷並無很大的出入,但小楷也有其自身的特點,下面我們就來談談書寫小楷時,在執筆和運腕方面需要注意的幾個方面:

(一)“指實掌虛,腕平掌豎”是基本大法

所謂“指實”即爲擫、壓、鈎、格、抵的五指執筆法。擫以大指第一節指肚緊貼筆管上方,力量朝右上方,要斜一點。壓用食指上節端壓住筆管外方,力量與大指相對。鈎用中指上節靠近橫紋處,彎曲如鈎地鈎住筆管,力量朝右下方。格用無名指爪肉相接處緊貼筆管,力量與中指相對。抵用小指緊貼無名指下端,藉以增加無名指的指力。由于五指的合理分布,力量由四面聚集筆管,一枝筆就堅實穩定地執在手中。書寫小楷,執筆宜淺,當以指端貼管,因爲指端處感覺靈敏。執筆淺則掌自然虛,掌虛則運動適意,無窒礙之勢。南唐李後主所提出的“拔镫法”,曆代書家各有不同的解釋,有的人認爲善于騎馬的人,當以足尖踏馬蹬,淺則易出入,有的人認爲拔镫即古人用指尖持小棒挑拔燈心,比喻淺執之法,有的人認爲由于淺執筆時,虎口狀如馬蹬(即鳳眼執筆法),這三種解釋盡管不同,但都是指執筆要淺,淺則易于轉動。

書寫小楷,執筆不可太緊,亦不可太松,太緊則用筆易于僵硬,太松則點畫易靡弱,故執管當用軟硬勁,緊而不死,松而不脫,不寬不猛,有中和之道乃佳。趙宧光《寒山帚談》中說:“握管太緊則力止于管而不及毫,且反使管不靈動,又安能指揮如意哉。”這確爲心得之語,筆力要透過肩、肘、腕、指貫注到筆尖,各關節部分的肌肉都不宜緊張用力,執得太緊則力止于管,腕部緊張則力止于腕,縱有臂力,亦不能貫注于筆尖,故蘇轼提出把筆雖無定法,但必須欲虛而寬,只有虛而寬,才能運轉自如。書寫小楷時,若執筆太深(即執管在食、中指中節處),則掌勢必不能虛,指深掌實,運筆時就不能回旋進退,容易導致氣機窒滯,調運不靈的毛病。書寫小楷時,執筆又不宜過高,以離筆頭約一寸左右,低則沈著而堅定,字無飄忽之弊。唐韋榮宗說:“真書小密,執宜近頭。”趙宧光《寒山帚談》也說:“真書宜穩重,故執筆去筆頭一寸或一寸二分。”如寫小楷時執筆太高,則畫勢虛浮,而無實力,況小楷以端重沈著爲主,執筆稍低可以更好地控制筆力。書寫小楷,腕宜平,掌宜豎(即肘腕部平桌面,腕能挺起則手掌微微豎起,與紙面保持一個斜直角度)。腕平掌豎則鋒容易正,鋒正則四面勢全。在這裏必須說明一點,書寫小楷,在運筆時筆管不是永遠與紙面保持垂直之狀而平行運動著的,當以直爲圓心,筆管隨著筆勢的往來,前後左右,翻騰起倒,惟意所使,及其收筆時,端若引繩,終則持之以正,則筆勢自然圓活。特別是書寫以方筆側鋒爲主的小楷時,在發筆時,握管不宜正中直下,當使筆管向右後下方微微傾斜,以側取勢,則內無阻遏,自當流暢,往往可以達到得心應手的效果。朱和羹《臨池心解》中說:“吾更謂執筆如槍法,左右前後,偏鋒正鋒,必隨勢轉之,一氣貫注,操縱在心,時亦微帶側意,運掉更靈。”這段話很值得我們回味的,若拘泥以中鋒爲定法,一味持之以正,則勢必不能達到圓活自然的變化。總之,執筆之法,但取適意,不可好奇,這樣才能使筆力行到充分的發揮。

(二)指死腕活是寫小楷的基本運腕方法

書寫小楷,手腕要松動靈活,不可過于緊張,用力過甚,反使手腕僵死,縱有腕力,亦不能將此力發揮出來,腕的作用主要在于調整筆鋒,通過提按、頓挫等動作,暗換筆心,使之達到中鋒行筆的目的,只有藏鋒畫中,才能沈勁入骨,使筆力充沛,筆勢圓活,故作小楷時,筆頭宜剛勁,而手腕令輕便,方寸以內的字以運腕爲主,務求筆力從腕中來,則點畫自然沈勁而不飄浮。

指死腕活謂運筆時,當指隨腕動,心中但知有腕而不知有指,當以腕運,不可但以指頭挑剔。宋曹《書法約言》中說:“手不主運而以腕運,腕雖主運,而以心運。”這是一種十分微妙的運腕方法,只有用筆圓熟,才能達到心手相忘,得心應手的自由境界,指死不是指手指僵死不動,腕活則指隨腕動,指亦能活。姚孟起《字學憶參》中謂:“死指活腕,書家無等等咒也,指死則筆直,腕活則字靈。”相傳清代書家劉墉作小楷時,常撚轉筆杆,此爲別法,雖可參考,初學者仍當以運腕爲主。

坐作小楷,力在于指腕之间,不必一定要高悬手腕,因为小楷每字亦只有二三分见方,笔势有限,另一方面,小楷沉着端重,用笔精致细到,要悬肘作小楷,对于初学者来说,实在很难于控制和驾驭,故初学小楷,不宜高悬手腕,晋以前人作小楷时常席地而坐,无所凭藉,悬腕书之,笔力十分可观。故前人主张作小楷亦当悬腕。如清蒋衡《拙存堂题跋》中说:“使悬笔中锋,臂指如铁石,尽一身之力作蝇头小楷,所谓芥子纳山河大地,非好为神奇,亦欲存竹简漆书之意于万一耳。”相传宋代书家米芾善悬肘作小楷,有一次,他的学友陈伯修父子问他请教提笔法,,米芾说:“以腕着指纸,则笔端有指力无臂力也。”接着伯修又问:“悬 肘提笔亦能作小字吗?”米芾笑而不答,就命书僮拿出纸笔,端坐悬腕,写了一通《黼扆赞表》,字如蝇头,笔画端严,体裁一如大字,十分精到,伯修父子看到,大为倾倒,相顾叹服,因请教其法,米芾回答说:“这并不难,只要您今后作书时,无一字不提笔,久之自然会熟练地掌握这个方法。”这个故事,对后人起到了一定的影响,如蒋骥《续书法论》谓:“作小楷能悬腕已非下乘,惟能悬臂,则静气益静,非端坐不能为之,此所以更高于悬腕一筹。”又如清代的汪云在《书法管见》中也讥笑了不能悬腕作小楷的人,他说:“古人悬腕书扇头,虽小楷不必倚案,细阅《黄庭》楷法,律度最严,而神机尽以行草流贯,人忽不察。今人多按定扇骨作小字,不敢作《淳化》《圣教》诸大字,以小者机熟掩过,大者病处尽露。”我认为初学者,没有必要悬臂作小楷,一般可采用提腕的方法,即肘着桌面,虚提其腕,所谓虚提即腕部不死死的贴着桌面,而与桌面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,这样既能有效地控制和驾驭这枝笔,又能使腕部灵活地转动,则笔力和笔势自能得到充分的发挥,如写稍大一点的小楷(约每字二公分见方)亦可用枕腕的方法,所谓枕腕即徐渭《执笔法》中所说的:“以左手搭桌上,右手势主笔按在左手背上,则往来亦觉通利,腕亦自觉能圆。”如写极细小字,(每字半公分见方),则可用着腕之法,即腕部贴着桌面,但也不能贴死,只动指不动腕,反使笔机凝滞。

书写小楷,还要注意一定的姿势。一般地说,端坐作小楷时,两足放平,脚跟着地,公开与肩相平齐,上身微向前倾,胸口与桌子边缘保持一寸左右距离,不可靠在桌上,眼睛与纸面不可紧逼贴视, 当保持在一尺左右,两肘宜开,以左手按在纸上,然后静作小楷,正确的姿势不但能有助于保持体力和护养眼力,同时亦能更好地发挥书写时的艺术效果。

以上就是書寫小楷時必須注意到的執筆和運腕的方法,實際上要能真正圓熟地掌握用筆技巧,唯一的辦法就是要多寫多體味,開始時是有意識的,被動的,迨至純熟之極,則氣自和,勢自貫,臂自活,腕自靈,指自凝,筆自端,氣貫十指,集中一點,到得此時,便無事思慮,只憑自己的一種感覺在寫,正如朱履貞《書學捷要》中說:“夫運者,先運其心,次運其身,運一身之力,盡歸臂腕,堅如屈鐵,注全力于指尖,運之既久,俾指尖勁健,運筆如飛,迨乎至精極熟,則折钗、屋漏、壁坼之妙,自然具于筆畫之間,而畫沙、印泥之境,于是乎可得矣。”

總之,正確的指法和腕法,其最終目的不外乎得“勢”、得“力”兩字,寫字的人就是玩這枝筆,這枝筆在您的手中玩得“得心應手”,便會達到一種“心手相忘”的境界。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