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快捷搜索、汉字拼音、漢字筆畫笔顺查询

練字心得 入宅习字 启功教我学書法

下鄉勞動只有15天即告結束.我們的書法学习也随之终止。返校不久,又赶上什么高等院校“战略转移”。我校上千名师生在主楼前聚集,等候上车开赴京郊“东方红炼油厂”。我在拥挤的人群中发现了启功老师,方知老师被系里红卫兵组织留下编新词典。正当我为不能继续跟老师学書法而感到惋惜时,老师爽快地说:“下厂不是还有休假日吗?休假时可到我家里来,咱们一块儿写。”接着又告诉我他家的丁香色情五月天——西直门里南草厂街小乘巷86号——及行走路线。分手后,老师走了十余步,又回过头来,把手弯成弧形,放在嘴边大声说:“记住!86号!”那神态,那声音,使我终生难忘。
  初次拜訪啓功老師的情景,我至今記憶猶新。一敲門,老師親自開門,雙手抱拳,滿臉笑容地說:“快請進!快請進!”一直將我讓到書桌旁邊。老師的家非常簡陋,一個小院,北屋三間房裏住著他的內弟一家,南屋兩間房就是老師的住所了。屋內終年不見陽光,院裏還有一棵槐樹遮蔽著,使得光線更加昏暗。房間面積不過十幾平米,棋盤心屋頂、碎磚泥牆、紙窗戶,紙頂
  棚上有许多窟窿,经常有耗子在棚顶上跑来跑去.哗哗作响。屋内一半灰砖地一半土地.墙在夏天潮得流水.老师用一块油毡隔在床边。两屋之间没有隔断。摆设异常简单陈旧,靠西墙的书箱和书籍几乎堆到棚顶了.靠南墙的中间放着一个方凳.方凳下有一只黑兔躲在蒲包里.门口的左手边是一个三条腿的术架,上面放着脸盆,东边靠南是床铺.东墙立一个旧书架,靠北临窗是老师的书桌。老师常坐一把旧式藤椅,我就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听老师讲解書法。1976年地震的时候,老师为这所陋宅写了一副對聯:“四壁如人扶又倒.一身随意去还来。”他当时患了梅尼埃病(俗称“美尼尔综合征”),总头晕,地震时的墙壁恰似他的状态一样“扶又倒”。而下联则反映了他达观的生活态度。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老师又在上下联里各加了五个字:“小住廿番春四壁如人扶义倒,浮生余几日一身随意去还来。”老师的专著《诗文声律论稿》《论书绝句百首》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完成的,老师的書法创作高峰也是在这里出现的。
  我对师母的印象非常深刻。她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妇女,生活中任劳任怨、一心一意地照顾老师,在辛劳与穷苦中度过了自己的一生。每次去习字,师母都会为我沏茶。有时她在一旁做饭,怕打搅我听讲,就在菜板底下垫几张报纸,避免发出声音。如果有其他客人来,师母还会主动引荐,她总是介绍我说:“这是陈启智 ,北师大的学生,学习很努力。”
  每次學習結束,我向老師告辭,老師都親自送我到院門口。依舊是雙手抱拳,笑容滿面,並且叮囑我“下次再來”。
  去的次数多了,我也逐渐了解了老师的饮食习惯。老师早些时候很爱喝白酒。有一次,他刚刚喝了五粮液,情绪很好,我就问:“您对酒这么感兴趣?”回答是:“酒是我生命中的第二需要。”我又问:“第一需要是什么?”他说:“自然是劳动了。”我有点疑惑。老师马上解释道:“脑力劳动也算劳动。”我终于了然,老师的第一需要是每日看书、教学、写字、研究学术等等。第二需要就是酒,甚至超过日常饮食。他对饭菜的要求不高,一盘花生米就酒,自得其乐。老师曾用两句诗来形容饮酒的意境:“影寒人欲醉,明月照酴醵。”后来还写过對聯:“饮余有兴徐添酒,读日无多慎买书。”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由于健康原因,老师把白酒换成了黄酒,后来又改喝啤酒,最后就只能以饮料代替了。老师为了事业,能不断地并最终彻底放弃自己的嗜好,而且毫不留恋。他一生最知道什么叫舍得、放弃。这是一种难得的境界,一般人是难以做到的。
  那时,启功老师的许多亲友怕受牵连,纷纷离老师而去。老师居处门可罗雀,冷落异常,但却造成了我学書法的良机。每逢休假日(两周一次),我都带上自己写的字登门求教。当时人室学書法的只有我一个学生(与我一起在果园跟老师学字的两名同学,可惜没有坚持下来。20年后我们在西安相聚,忆及往事,真有无限感慨),老师尽其所能地教导我。老师的教学以鼓励为先。虽然那时我的字写得很差,但老师总能在一篇字中找出一两个字,说:写得不错,然后再分析其他字的毛病,并在旁边写一个规范字以互相比较,帮助我领悟、改进。而我回去后写出新的作业,,老师常会满面笑容地说:“啊!这下可写好了。”得到了夸赞,我也和老师一起感受此刻的幸福。有时老师自己写条幅,我就在一旁观摩老师运笔、布局之法。
  半年後,我們從煉油廠返校,我人宅習字的次數就更多了,一直到1972年春大學畢業。這是我跟老師交往時間最長的一個階段。
  雲谲天昏一片塵,墨香盈室四時春。
  不知天賜三生運,侍坐書壇第一人。
  我至今还保留两篇老师为我批改过的書法作业。一是鲁迅诗,一是自居易《琵琶行》小序。
  我當年寫的字在今天看來實在醜陋,無論從哪個方面看都有問題。一大堆毛病若讓老師一一指明,我肯定消化不了。老師批改的重點還是結構,結構的重點還是幫我找到漢字的中心。
 

入宅习字 启功教我学書法

比如在魯迅詩中“首”“載”“泛”三個字,我寫得最差,老師就在這三個字旁,分別寫出示範字以相比較。先從直觀上讓我意識到優劣。而後,老師邊講,邊畫,在字的左上方畫一個小圓圈,這就是字的中心部分。老師告訴我,寫字必須先考慮好這個中心位置,然後將中心部分的筆畫寫得均勻、緊湊,整個字就有了統領,有了韻味。而“翻”、“碰”、“流”三個字,老師認爲寫

 

  

  老师批改書法作业《琵琶行》

  得疏密無度,所以依次將這幾個字寫勻寫開,讓我在比較中領悟字的結構。

  對其他毛病較大的字,老師也是邊講邊示範並且講出道理。比如“酒”字,我寫了錯字,少了一橫,並且將字寫扁了,非常難看。老師指出問題後連寫兩個“酒”字,並注上“長型”二字,此後,我再沒有將“酒”字寫扁過。“樓”字右上部分的“米”字,我沒有交代清楚;“春”字,則是上面三橫固然注意到

  不平行。但是强调过分,即矫枉过正,也很难看。凡事都要把握一个度,書法也不例外;“秋”字则是起笔之撇画不当,本应平撇写成斜撇了。为了使所讲内容让我牢记,老师交替使用黑、红两色笔进行批改,可见用心之细,育人之诚。

  《琵琶行》詩前小序,老師則當場用硬筆和毛筆給我做示範。其中“和”字,老師寫了6個示範字,用以說明,不論楷書、行書、草書,無論毛筆、硬筆,結構的原理都是一樣的。只要掌握了結字的規律,什麽書體、什麽書寫工具、什麽漢字都能寫好。

  這兩張作業彌足珍貴,不僅是“文化大革命”中我跟老師習字的見證,更是老師在逆境中苦心育人的範例、經典。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