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快捷搜索、汉字拼音、漢字筆畫笔顺查询

練字心得 早岁追梦 启功教我学書法

我這一生最大的幸事,奠過于認識啓功老師,並且登堂人室學習書法。这难得的机遇之所以发生在我身上,并且谱写出近乎传奇的经历,缘于我对書法的挚爱和对能写出震撼我心灵、引发我内心极大美感的字体的启功老师的崇拜。
  爲什麽摯愛與崇拜的情感在我身上體現得如此強烈,這不能不說到我的家庭及早年的學書經曆。
  我出生于知識分子家庭,按傳統的說法,算得上書香門第。“忠厚傳家,詩書繼世”.就是我們家幾代的家風。
  忠厚無須多說。我家幾代人都安分守己,而且與人爲善,樂于助人。與鄰裏、同事相處融洽。朋友甚多,口碑頗佳。
  詩書繼世,據我所知,已然五代。我家祖籍南京,曾祖父即讀書人,一生無作爲。祖父憑科舉入仕,曾做過旅大知州,他雖是晚清的官員,思想卻與時俱進,讓唯一的兒子即我的父親上新學。我父親在上世紀30年代獲得東北大學曆史系和北京大學法律系兩個畢業證書,畢業後做過法官、奉天《盛京時報》的記者,因爲寫抗日文章被捕入獄……而後開店、辦廠,均以失敗告終,看來血脈中就沒有做生意的基因。
  我外曾祖父是廣東人,是科舉制度的犧牲品。他一生苦讀,赴考多次,均名落孫山。他的學生都能中舉,他的考卷寫得太好了,以至主考官總懷疑是抄襲而棄之。連續的打擊使他精神幾近失常。外祖父畢業于江南水師學堂。曾任職北洋水師,因眼睛近視看不清旗語而退役,在東北以教英語爲生。曾在沈陽開辦英文學校。他沒有兒子,只有兩個女兒,即我母親和小姨。我外祖父的思想比我祖父還超前,兩個女兒自小和他學英語,稍長即人新學堂讀書。我母親18歲時就只身赴丹東教英語。1929年又考入北京女子師範大學英文系深造……
  新中國成立後,我父母同時進入教師隊伍。1952年,我上小學一年級,讀書和寫字就是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內容。
  我于寫字也算有點天賦,上小學四年級時我作業上的字,就受到我姐姐的贊揚.她多次拿我的作業給我母親看。其時,我姐也不過15歲。但她的字寫得娟秀、大方。我經常學她的字,慢慢地,就超過她了。
  小学生写的是铅笔字,可真正上書法课,我的毛笔字却写不好。有一次,同桌写完了规定的字数,将毛笔搁到砚台边。我便向他借毛笔一用,居然得心应手,这才知道,问题出在书写工具上。我家穷,买不起好毛笔,又因为是写小字,我的笔经常掉毛不说,还出叉不出锋。这是我第一次明白书写工具的重要。回家让大人买了好毛笔,并且找来字帖照着临习,便颇有长进。
  臨帖的過程得到我父親的幫助。父親寫得一手標准的“張裕钊体”,笔画转角处内圆外方,结构内紧外松。倘若当时有中国書法家协会,依老人家的水平,入会没问题。可惜他被错划为“右派”,长年劳动改造,在家时间不多,心境也很恶劣。所以对我的辅导如蜻蜒点水,作用有限。
  记得上高中一年级时,学校举办一次書法比赛。我那时正临写一本赵
  

早岁追梦 启功教我学書法

  

  孟颊的《五柳先生传》,于是用赵体写了一幅字参赛,居然得了第二名。将奖状拿回家里,父母姐弟皆大欢喜,同院的姑姑还赠我一块清代的墨块,上书“松烟”二字,非常精美。我舍不得研用,便将它作为纪念品而珍藏至今。因为这次获奖.促使我将書法艺术作为终生的爱好和不懈的追求。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,不可能有什么远大的目标,更想不到Et后写字还能卖钱,只是想将字写得更美观,得到更多的人的赞赏。

  我读书在北京五中。是北京市重点中学 ,校风很好。学校每两周出一期黑板报,刊名“红五中”。我们班字写得最好的是班长富汉彰。学校便指派富汉彰和我两个人负责书写黑板报。使用粉笔和钢笔又有很大的不同。写不完一个字,粉笔尖就磨平了,笔画就变粗了,所以须时时转动粉笔。黑板报要写给全校上千名师生看,所以写得格外用心,这对我也是一次次难得的历练。

  上高三时,我的班主任兼政治老师是张国模先生。他写得一手漂亮的粉笔字。每次上课,他都提前走上讲台,在黑板上写好讲课提纲,一笔不苟,美观大方,引得不少同学都放弃了休息,跟他学字了。张老师以他的書法示范无形中提高了学生的写字水平。当我大学毕业走上教师岗位后,我一直以张老师为榜样。将板书作为上课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仅字写得清楚易识,

 

  而且力求美观,再加上行气和章法的讲究,对学生很有吸引力,培养了大批書法爱好者.出现了一届又一届的“启功体”書法承继者。

  1964年。我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。在班上,我仍然算得上几个写好字的人之一。1966年,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,由于我父亲是“右派”,没有哪一个红卫兵组织接纳我。我除了与中学时代的同学交往,就是埋头写字。当时能书写的内容就是“毛主席语录”和“毛主席诗词”。我除了練字还写了不少毛主席诗词送给同学。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1969年我认识启功老师前,我都处在一种自行练习、摸索、追梦的阶段。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