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快捷搜索、汉字拼音、漢字筆畫笔顺查询

練字行书 书法是艺术中的艺术

書法隨著時代的變遷,依著人情的推移,生生不息,繩繩弗替。不同的時代注入了不同的審美觀念,使它的字體形態和書寫風格不斷創新、不斷發展。在古代,書法既是蒙學之始,也是幹祿之技,更是技道之修。書法的名稱也隨著實際內容的變化而經曆了“書~書藝~書道~書法”的變更。書是技法層次,書藝是藝術層次,書道是哲學層次,書法則是三者的綜合。
 

  從廣義上講,書法是寫字的方法。從狹義上說,書法是以漢字爲表現對象,以毛筆爲工具,以點畫線條爲媒介,遵循系列書寫法則,表現書寫者審美趣味和思想感情的線條造型藝術。
 
  书法之所以能成为艺术,是与书写的对象(汉字)和书写的工具(笔、墨、纸、砚等)密不可分的。汉字和书写的工具有着极强的丰富性和灵动性,这是世界上其他文字所望尘莫及的。所以,书法成了世界上唯一由文字符号的书写升华而形成的一门艺术。同时,书法艺术又与绘画、雕刻、音乐、舞蹈、建筑、文学、戏剧等姊妹艺术相互影响(图l一2)。黑格尔说:“中国书法最鲜明地体现了中国的文化精神。”可以说在西方 ,一切的艺术都趋向于音乐;而在中国,一切的艺术都趋向于书法。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
  一、書法與繪畫——書畫同源
 

  首先,書畫同器。書法和繪畫都使用筆、墨、紙、硯,它們在創作工具和表現方法上相同。畫家常常以書法練習作爲基本功,從而增添繪畫的技巧與靈感,使作品線條更富變化。美學家宗白華說:“引書法人畫乃成中國畫第一特點。中國畫以書法爲骨幹,以詩境爲靈魂,詩、書、畫同屬于一境層。”

  其次,書畫同法(圖l一3)。早在戰國時的帛畫,就以線描作爲繪畫的基本手段來塑造形象,並且沿襲至今,成爲中國繪畫的一大特色。在元代,文人畫趨于高峰,得益于藝術家的書法經驗和書法知識,畫家們孜孜追求于“有筆有墨”,山水畫的演變方向甚至發生了改變,畫家愛自己的筆墨勝過大自然,後代盛贊的“宋人丘壑”和“元人筆墨”正是指此。因此,書法的書寫技法對繪畫影響至深,出現了“畫通于書”的熱潮。趙孟煩有“石如飛白木如籀,寫竹還應八法通。若也有人能會此,須知書畫本來同”的詩句;柯九思有“寫竹:幹用篆法,枝用草書法,寫葉用八分法……”的高論。大畫家往往集詩、書、畫于一身,文人的氣息重了,書法的韻味濃了,筆墨的情趣也多了。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
  再次,書畫同品。書和畫都是視覺藝術、空間藝術,都需要用筆墨構成來表現功力、性情和神韻,因此格調和品第是相通的。中國書法的“神、妙、能”等鑒賞品第都被借用到中國畫的品鑒之中。

  最後,書畫同象。最早的寫字就是畫畫。書法講究“依類象形”,中國畫的造型也講究“應物象形”,兩者同源異流,前者抽象,後者具象,但都是要模擬物象,師法自然。

  以上數點概括成一句話,就是書畫同源。

  二、書法與音樂——書樂同歸

  在衆多的藝術中,音樂最善于抒情和表現,它通過時間和音響借助旋律來實現。而書法那流動的線條也充滿了音樂般的時間性和旋律感,富有抒情的功能,從而表現出流美之心的波瀾,突出它的形式美和抽象美。

  音樂講究和諧統一,講究節奏和旋律。它有八個音階,音符之間有輕有重、有強有弱、有長有短、有高有低,從而組成優美的樂曲。書法也講究“違而不犯,和而不同”(《書譜》),要求作品的點畫、形態、結構既要有差異、多樣,同時又必須是一個和諧完美的整體。書法有八個基本的筆畫,要求書寫時點畫有輕有重、力度有強有弱、線條有長有短、結體有高有低,再加上用筆的抑揚頓挫、用墨的淋漓生動,因此作品如同音樂般蕩人心懷,彈出無聲紙上音。

  唐代理論家張懷瑾把書法稱爲“無聲之音”。宋代姜夔說:“余嘗曆觀古之名書,無不點畫振動,如見其揮運之時。”徐悲鴻也撰文道:“中國書法有如音樂之美。點畫使轉,幾同金石铿锵。”指出了書法如音樂一樣具有節奏之美、抒情之美。所以說書法的精神裏面流動著音樂的精神,從而抒情達意,書樂同歸。

  
  三、書法與舞蹈——書舞同勢
  宗白華在《美學散步》中強調:“中國的繪畫、戲劇和中國的另一特殊藝術——書法,具有共同的特點,這就是它們的裏面都貫穿著舞蹈的精神,由舞蹈動作顯示虛靈的空間。”又進一步闡述“中國的書法本是一種類似音樂或舞蹈的節奏藝術”。“草聖”張旭通過觀賞公孫大娘浏漓頓挫的劍器舞後,豪蕩感激,筆走龍蛇,書法突飛猛進,從而創立了“狂草”的獨特面目。高僧懷素的草書也暗通于舞蹈,後人品評他的字“圓而能轉,字字合節,同《桑林》之舞也”。大師的草書已由技進乎道矣!
  書法從舞蹈中獲得靈感,書法作品中總是貫穿著活潑的舞蹈精神。可以說書法是一種特殊的舞蹈,是墨之舞、線之舞,是書寫者人人追求的“筆歌墨舞”。中國的書法,正是借助筆墨的飛舞來書寫胸中的逸情。而舞蹈亦從書法中汲取營養,梅蘭芳、尚小雲、程硯秋、苟慧生、林懷民(圖1—4)這些藝術名家都將書法的節奏韻律成功地融合到自己的表演當中,從而另開新境。由于書法和舞蹈共同構成了最動的勢和最美的態,所以說“書舞同勢”。
  振葉尋根,觀瀾索源。書法藝術的構成契合了宇宙的構成:紙爲白,字爲黑,一陰一陽;紙白爲無,字黑爲有,有無相成;紙白爲虛,字黑爲實,虛實相生。宇宙以氣之流動而成,書法以線之流動而成;宇宙是一幅大書法,書法是一個小宇宙。
  一支毛筆,界破了虛空,在紙上龍蛇飛動,呈現出萬象之美。它書寫的是漢字,卻是人格靈魂的外化;它表現的是筆墨,卻蘊涵對生命精神的滲透;它不是哲學,卻飽含宇宙情調的闡釋;它不是美學,卻富有審美氣韻的追求;它不是詩歌,卻充盈詩歌的意境;它不是音樂,卻融合音樂的和諧;它不是舞蹈,卻充滿舞蹈的韻律;它不是圖畫,卻呈現圖畫的燦爛。它用的筆毫最柔軟,卻最能表現力量;它用的墨色最單一,卻最能表現變化;它用的線條最簡練,卻最能表現複雜。所以,書法達到了理想中抽象美的境界,成爲中國藝術中最高級的表現形式,被贊爲“藝術中的藝術”、“中國文化核心的核心”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