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快捷搜索、汉字拼音、漢字筆畫笔顺查询

关于練字 门外说“书”





說到宋朝的書法,一般的說法是“蘇、黃、米、蔡”,這個“蔡”本指蔡京,因爲蔡京奸,所以人們把這個蔡換成蔡襄,其實蔡京比蔡襄寫得好。我見過蔡京的字,比較一下,蔡京比蔡襄寫得確實好,你讀讀《水浒》,就知道這個“蔡”到底是指的誰了。
  因为蔡京奸,所以書法不传。
  他最後是餓死的。
  因爲他誤國,最後在流放的路上,老百姓連個燒餅也不賣給他,所以他因得不到食物,最後也就餓死了!
  他的書法不传,跟这是有关系的。
  从蔡京書法因人品不传,我们应该悟出一个大道理,那就是一辈子要做个好人!就是暂时吃点亏,也不当坏人、小人、不齿于人类的人。
  有一回,宋徽宗問米芾:“本朝以書名世者凡數人?”米芾曰:“蔡京不得筆,蔡卞得筆而乏逸韻,蔡襄勒字,沈遼排字,黃庭堅描字,蘇轼畫字。”上複問:“卿書如何?”對曰:“臣書刷字!”
  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對這個“刷字”的“刷”很不理解,何謂“刷”呢?
  但是,我跟魏啓後老先生關系不錯,他寫字,我曾經一晌一晌地在旁邊看。他怎麽用筆,我是記到心裏了,當然包括他用側鋒。那時候不理解,光覺得他這寫法跟鄉間的那些人的寫法不一樣。可謂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
  前兩天看資料,魏先生說:我這就是刷字!
  这句话,若醍醐灌顶,我忽然一下子开悟了。原来魏老先生的書法就是刷字呀!怪不得李学明的大学同学、書法家张树林先生几十年前就对我说:米芾那点真精神让魏先生得了。
  話說到這裏,就該說說這個“刷”字了。所謂“刷”就是用側鋒運筆。但這運筆又不能太重,而是順勢而過,這樣“刷”出來才是那麽回事。有的人用筆太重,這就誤解了老先生的本意。
  是啊,魏老先生對顔真卿柳公權的看法,就是嫌他們下筆太重。
  老先生在世时,我曾打丁香色情五月天问他:如果我学書法,该学谁呀,魏老?
  他在丁香色情五月天那頭給我傳了真經。他說:先學歐、虞、褚,再學蘇、黃、米,中間學“二王”。接著,他又補充了一句:趙孟頫也不是不可以學。
  當時我並不太明白。
  現在我明白了,啓功先生說得好:書到唐時始爛漫。他那意思是这之前書法还是个小孩,还不成熟,到了唐太宗李世民時,由于他特迷王羲之,又大力提倡,这才使書法臻于成熟。
  于是,後來就出現了歐、虞、褚、薛,再往後就出現了顔、柳。
  到了宋朝,就有了蘇東坡的“尚意”說。“尚意”二字有很多種解法,但我認爲還得從源頭上找。咱得看看蘇東坡先生是怎麽說的,他在《墨君堂記》中論文同畫竹,說了一番這樣的話:“然與可獨能得君(竹)之深,而知君之所以賢。雍容談笑,揮灑奮迅而盡君之德……得志,遂茂而不驕;不得志,瘠瘐而不辱。群居不倚,獨立不懼。文可之與君,可謂得其情而盡其性矣。”
  後生可畏。一位叫韓剛的年輕學者解釋這一段話的意思是:文藝作品與作者的性情是高度一致的,有什麽樣的性情就直接吐露爲什麽樣的作品,無需“動心忍性”,作品完全是性情的表象,中間不需要什麽思量、安排、忌諱、掩藏。元好問說:“自東坡一出,情性之外,不知有文字。真有"一洗萬古凡馬空"氣象。”可謂深谙個中三昧。
  如果把這一段話與蘇東坡的《自評文》聯系起來看,就會更明白了。
  写文章与書法是一个道理。
  蘇東坡先生因“烏台詩案”被貶黃州,實際上就等于是被流放。“立德”、“立功”都不可能了,“立言”也受限制,但是胸中的憂憤之氣總不能把人憋死呀!就在寒食這一天,蘇東坡先生的憂憤之氣實在難以壓抑,于是像晴空響了一聲炸雷,一件彪炳書史的精品—天下第三大行書“黃州寒食詩帖”轟然誕生了。
  同時,這也爲他的“尚意”說做了明明白白的注解。
  以我看,書法是不必投什么师的。你要是投到黄自元的门下,那他教你的还不是“其俗在骨”!过春节写對聯没问题,但是与真正的書法没啥关系!倒是把人害了。沈尹默先生就差点儿上了黄自元的大当,亏了陈独秀点拨他,要不,我们就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了不起的沈先生了。你看,当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》、《三國演義》那一套古典名著的書名寫得多好,真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!
  孔子說得好:師不必賢于弟子。所以魏啓後老先生不主張看那些所謂的指導叢書,因爲他們就是那樣理解的,他教你也是那樣教,這就剝奪了你的獨立思考,一旦你入了他們的迷魂陣,那才是欲換凡骨無仙丹哩!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